静流的青春纪念册——「サクラノ刻 -櫻の森の下を歩む-」体验版感言

发布日期:分类:Visual Novel

2021年9月10日北京时间下午18时,樱之刻第一章体验版如期而至。

这次体验版自哥哥吐来的第一章是穿插于樱之诗第四章前后的故事。全章的故事大抵是以静流视角展开的第一人称叙述,时而穿插了些许回忆录式的旁白,以灰白的单色色调呈现。

本文内含大量内容剧透,阅读前请确保您已通关「サクラノ詩 —櫻の森の上を舞う—」及「本体验版」。


[bgm118]

时过境迁,静流终于又回到了弓张市,重新张罗起了名为キマイラ的咖啡(コーシー)店,遇到了听闻店主归来从而来店的草薙直哉。二人交谈时许后,谈论到了放置在收银机附近的花瓶。直哉认为这是陶艺家吉沢緑寺的作品,而静流只是笑了一笑。

故事开始——

鳥谷静流和中村麗華是幼年开始就相识的好友。但随着藍的出现,以及鳥谷紗希的夺权,一切都分崩离析。

やらなければならなかった……

紗希只争取到了真琴的抚养权,而圭则依然被留在中村家中。麗華发现了圭「血统」是真物,因此绝对不愿意放手,并最终与静流约定以300万日元仅作为二人和解的代偿。

由此,紗希前往欧洲学习,漫长的夏休み开始了——

最终,静流成功完成了「赝品」的制作,也就是雪景鵲図花瓶。

静流创作出这个作品的「目的」,至少她所认为的目的,是诓骗麗華从而帮助圭,实现真琴的心愿。但与麗華见到它时的深信不疑与感动不同,静流的内心却非常沉重。

【难以描述,没有写下去的自信,救命,去推原作吧】


[bgm118_2]

这章所讨论的,同时也是静流心中所挣扎的,是所谓的真物与偽物。

麗華毫无疑问,是追求真物的。从最开始的血统论,到中间揭示出对圭变化的原因,以及最后对花瓶的坚持。她认为本家为真物,妾为偽物,因此对藍的校园生活百加阻挠;她认定鳥谷家的行为是对中村家的背叛,因此鳥谷家的所有人都是偽物;她认定圭的血统不纯是偽物,因此以雑種的蔑称称呼圭。

但随着麗華的成长,她是不是也渐渐地走向了她当初所认为的偽物呢?

[bgm153]

我想,正是因为这一点,才导致了麗華对雪景鵲図花瓶的异样执着。在偽物中久久未能探寻到的真物,世间的真伪评价又有什么意义呢?如果这样的,对自己有着救赎意义的作品不是真物,那之前苦苦追求的真物又究竟是何物呢?静流投下的这颗石子,其所形成的涟漪早已突破了花瓶本身。否定就意味着否定自己,否定从出生开始就坚持的这一切,这对麗華而言是无法接受的。因此,在真琴线中,麗華也是无论如何都只选择雪景鵲図花瓶这一者。纵使在他人的评价中一文不值,对麗華而言这也是无可争议的「真物」。

再看静流,静流的故事是从健一郎开始的。最开始的花瓶、藍找到的画、最后的踌躇之旅,一切都与健一郎有着莫大的关联。健一郎的肯定和麗華的肯定对静流而言起到的是完全不同的作用。

说是并行好呢,还是延续好呢。樱之刻的这一章既能看作是第四章的并行,从一无所知的旁观者视角观察中村家的种种;又是第四章时间线上发生事情的延续,记叙着静流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故事。有趣的是,这一切依然和健一郎有着莫大的关联。健一郎算是静流这一路上无形而又有形的导师吧。

从个人的角度而言,我非常喜欢静流的人设我也很喜欢真琴,难道这就是鸟谷家的魔力?,不知为何让我有种投影到了自己的感觉。可能是矛盾性?又或是创造性?我想单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估计是永远无法得出答案的吧。

说不出话,千言万语汇聚成两个字「精彩」。

期待正作的发售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